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噬魂蝶】(1-4)

【噬魂蝶】(1-4)



              (一)  楔子   我叫夏目樱,19岁,刚刚从警校毕业,现在是东京警视厅的一名女警察。   尽管只有19岁,但是身体各部分却发育的非常完美,167公分的身高,
87、59、89(Ecup)的三围,而且经过警校三年的锻炼让我的身体曲
线,特别是腿部的线条变得愈发的无瑕,再配上了我略带点稚气的容貌和吹弹可
破、冰如凝脂的肌肤,几乎可以瞬间吸引住所有雄性生物的注意力。   上帝偏心赐予我的美貌和性感也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在警校的时候,几
乎每节格斗课,我都会被教练留下。那个五十多岁,满脸横肉的老男人总是找出
诸多借口,尽其所能地触摸我的胸部、大腿,有时候还会说一些极具挑逗的语言
可惜老男人年轻的时候在一次追匪的枪战中,被一颗子弹擦中大腿内侧,从此那
东西再也不能勃起了。所以从头到尾,他只能过过干瘾。   在警校中我所读的科目是刑事科,总共有二十五名学员,只有两名女生,另
外一个是仓木姬石,也是位美艳的女生。   仓木母亲是中国人,也许由于混血的关系,仓木身上有一股日本女生所没有
的妖艳。   而且更为特别的是仓木的身体里可以透出一股奇异的香味,完全不同于少女
的体香。我们都曾经听闻古老的中国有过不少体有异香的人物,所以对于这件事
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奇。   毕业后,仓木就与我失去了联系,据说似乎跟随她母亲去了中国。   我的母亲叫清水里惠,父亲叫夏目罗是位出色的律师,可惜在我十一岁时已
近去世了。在年龄上我的母亲小我父亲整整30岁。在我十六岁时,我母亲告诉
了我关于她的爱情。   原来在我母亲十七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在一次醉酒后粗暴地占有了她,而我
就是那次意外的产物。   这件事后,却让一个年轻的少女全身心地爱上了一个长她30岁的男人。   我相信我的父亲也是十分爱我母亲的。   作为一个女人,我的母亲应该可以称得上是位绝色佳人。   如今已经是36岁,可是依然保持着如同少女的身体。   身高163cm,三围B90、63、90(FCup)拥有F罩杯的美乳
啊,完全无视地球引力,挺翘依旧,令我欣羡不已,再加上依然极富有弹力的肌
肤,修长的腿,绝对是一个颠倒众生的尤物。   总之,不管如何我已经独立了,新生活拉开序幕了!
              (二)  开端   越来越深的黑暗逐渐袭来,挂在天边的夕阳在努力地释放自己最后的一丝光
芒。然而片刻之后,大地终于淹没于一片黑幕之中。   农历二月初一,月曜日的东京夜晚,没有月亮,甚至连一点微弱的星光都不
可见。高楼之间的巷道中没有路灯,初春阴冷的风从远处出来,在狭长的空气中
撕裂地发出哀嚎……   「初步检测,致死的原因应该是脖子上的刀口,死亡时间是凌晨1点左右。
具体一些需要回到监测科进行详细的分析。」阿kan是厅里的法医,今早我们
接到报案,说在丸之内的一个小巷发现了一具男尸。厅长让我和kan以及另外
一位同事前来现场勘查。   我仔细地记录下kan的叙述,开始在周围寻找有关案件的线索,可是这个
凶手似乎做得十分完美,现场除了死者身下的一滩鲜血外,再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了。   这时候去周围调查死者身份的同事回来了,得到的结果让人大为泄气,「没
有人认识死者,没有目击证人。」就像尸体是从天上掉下一般。   这已经是新年后我们接到的第四起命案了,虽然凶手行凶的手法不同,可是
同样的干净利落,不露痕迹,四个死者也同样不明身份,甚至连警方的指纹库里
都找不到他们的指纹资料。   一天的走访依然毫无所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公寓时已经华灯初上。   打算先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   脱去制服和裙子,解开衬衣,走到浴室门前我猛然一惊——里面有呼吸声!
尽管身体的疲累弱化了我的敏感度,可是长期以来警校的训练已经让我的身体形
成了完美的条件反射——对周身异常情况的条件反射。   这种反射似乎并不需要靠身体的机能来感觉判断,可以说是直觉,就如同动
物的第六感一样。   我对我的直觉和身手一直十分自信,从呼吸声的位置判断,不速之客就贴着
门。   我冷笑一声,忽然飞起一脚,向门中心踹去,我住的房子并没有完整的装修
过,所以浴室的门其实只是一片薄层的木板。   脚起声落,接着是门板飞出,可是浴室里并没有人影。   我大吃一惊:「难道真是错觉?」不!人在身后,当我意识到时,已经晚了
一步,一阵冰凉的感觉在我裸露着的脊背上弥散开来,那冰凉的感觉来自一只手
枪。   我慢慢举起双手抱住后脑。   「果然是个美女呢,穿成这样真让人难受啊。」背后的人咕的一声咽了咽口
水,阴沉地喝道,「转过身来!」我顺从的转过去,现在我身上只有一件乳罩和
一件内裤。   因为轻度的自恋情节,所以我的内衣都是那种极度暴露的,现在穿在身上的
乳罩是那种无肩带镂空式的,所起的作用只是预防胸部下垂,根本无法起到阻挡
春光的作用,胸前两颗鲜嫩的如同小樱桃般的蓓蕾清晰可见,下身的内裤是件T
裤,极为暴露,甚至连茂密的幽林都无法完全遮挡。   持枪的男子见到这番美景猛然一震,就是此时,我猛然抬了脚踢中了他的二
弟,紧接着一拳猛击他的面颊,男子应声而到。   我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枪,忽然手心如触电一般疼痛……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仰面躺在一张冰凉的床上,双手和双脚被四个钢锁固定
在床的四个角上,而且手指和脚趾都被夹子夹着,脖子被一条皮革一样的锁链扣
着,只能环顾两侧,我发现我所在的这件屋子非常奇怪,四周的墙壁都如同水晶
一般晶莹剔透,而且可以清楚地映出我的影像,就像镜子一样。   没有窗户,也没有灯,可是屋子里去亮如白昼。从两边的墙壁中中我看到自
己竟然是全裸的,原先在身上的内衣早已不知去向,两颗乳头上也分别有一个夹
子,每一个夹子后面都连着一条电线通往屋子角落里,脚上和手上的也是如此。   忽然严密无缝的墙壁哗的一声向两边分开,一个戴着墨镜,穿着白色风衣男
人走了进来,正是袭击我的那个不速之客!   他走过来,按住床边的一个红色按钮,加在我身上的这些枷锁呼的全部弹开
了,我赶紧扯掉身上的夹子跳下床,用手护住胸部和幽处退到墙角站立。可是一
只手根本不能遮住我的酥胸,反而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从墙壁反射的影像看诱
惑力极度上升。   墨镜男的裤裆处已经开始慢慢鼓起,他深吸了口气,笑着说:「不用害怕,
见到这么美丽的胴体,没反应就不是男人了,我并没有那种想法。」   他摘下墨镜拍了拍手,接着走进来一个人提着一件购物袋。   「接着。」墨镜男将袋子扔过来。   「是衣服,穿上吧。」我抱着袋子怔怔地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拍拍脑袋笑着走开了。   衣服是V字热裤和漏肩衫,竟然还有件肉色的丝袜和一双水晶罗马鞋,可是
却没有内衣裤,穿上后才发现,热裤和露肩衫的布料都是半透明的,也许应该有
百分之八十的透明度,胸部的凸点、幽处的黑密全部清晰可见,而且V裤的后面
似乎被裁减过,只有根极细小的布带,紧紧地贴在股沟中,根本不能遮住臀部,
站起来从后面望去根本就看不到有穿过裤子的痕迹。   可是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可以遮体的东西,只能勉强穿着走出去。   出去以后,看到的却是一间更加宽敞更加明亮的屋子,在这间屋子里整齐地
排列着数十台庞大的电子仪器,我看到刚才我身上的那些电线穿过墙角,连接在
其中一台仪器上,墨镜男正坐在仪器的显示器前仔细地看着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冷冷地看着他。   穿衣服的时间里我已经仔细检查过自己的身体了,在昏迷的时候并没有被迷
奸,我还是处子之身。   只是乳房嘴角处似乎有一些污秽的液体干后结成的白色板状物。   对于这些尽管不是十分熟悉,可是还是可以确定就是男人的精液。   「嘘!」墨镜男将手放在唇边,头也不回,「等等,等等。」   所有的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我有些应接不暇。从开始到现在对手的身份我
一无所知,对手的目的我也毫不知晓。而且对我这样的身体,他竟然可以忍住,
没有直接占有,只是颜射了,就住手了。   过了很久,墨镜男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没办法,我找了张椅子在他身侧坐下。   坐下后才发现,其实从侧面看墨镜男还挺帅气的,只是眼角的皱纹和松弛的
皮肤完全暴露了他的年龄。   「喂,有四十岁了么?」我凑过去问道。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墨镜男白了我一眼。   「终于开口了啊!」我嘟囔着转过头,看到仪器显示器上密密麻麻的一大串
数字和运算符号,「这都是些什么呀?看的头都快晕了。」   墨镜男笑道:「这些可都是从你身体里采集到的数据!」   「什么数据?」我疑惑地问道。   「别急,你先看看这个。」墨镜男递给我一本厚厚的相册。   相册的封面上绘着一只巨大的蓝色蝴蝶,翻开相册的扉页,我忽然有种炫目
的感觉。我定了定了神,打开第一页。   「怎么会这样!」我惊呼道。   第一页的四幅照片都是我母亲和男人做爱的记录,而且每一张照片的男人都
不同。   我继续向后翻去,照片的内容越来越火辣,有的甚至是四五个男人同时趴在
妈妈身上!   我涨红了脸,用力地将相册砸向墨镜男,却被他一下子捏住手腕,接着被他
顺手一拉,我一个踉跄,整个身体向他趴去,他的脸正好贴上我的右乳,薄薄的
衣衫增加了摩擦的刺激感,我浑身一颤,整个身体突然一阵酥麻。   我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可是身体的变化早已被他感觉到了,一只大手已经
从衣摆下覆上我的娇乳,两个手指捏着我的乳头,慢慢搓揉着,我用力抵住他的
胸膛,想推开他肆无忌惮的侵犯。突然捏住乳头的手指用力一扯。   「啊……」一阵剧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瞬间袭遍全身,身体也在同时酥软下
来,双手一松,墨镜男的嘴唇立即附上我的脸颊。   「不要……」我只剩下语言的反抗,可是「要」字刚出口,墨镜男的舌头已
经长驱直入,他伸手在我下巴上轻轻一捏,我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头,被轻轻一
勾,舌尖已经在他齿间,忽轻忽重的摇动,猛烈的吮吸,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战栗
干从散开的发丝间向这个身躯弥散。   正当我闭上眼睛,已经准备接受被强暴时,他忽然一下子把我甩到地上,我
喘着气,诧异地看着他。   「起来!」墨镜男大声喝道。   刚才的激情已经让我的身体起了反应,因为没有穿内裤,分泌的水液顺着大
腿一直向下流去,附在丝袜上折射出透亮的光泽。   我红着脸,捡起散在地上的照片站起来,忽然看到其中一张的女主角不是我
母亲,但是十分眼熟,却又记不起在那里见过。   「让我来告诉你所有的前因后果。」墨镜男冷冰冰地说道。   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男人忽喜忽怒的性格。                 (待续)
              (三)  传说   「我叫市川丰原,二十五年前为日本国家环境组织工作。」墨镜男幽幽地开
始了他的叙说——   二十五年前,全球气温开始急剧上升,导致南极的冰层开始融化。原来的科
学家们都认为南极圈融化后世界将会陷入一片新的汪洋中。为了阻止未来会出现
毁灭性的灾难,由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起的「拯救南极」计划开始实行,各种科研
小组也相继成立。   其中一支由来自美国、欧盟、中国和日本的16位科学家组成的南极调研队
也迅速投入到这项庞大的计划中。这16位科学家均是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
各个领域的佼佼者。   而市川丰原,日本环境生物学领域的后起之秀也在这个队伍之中,除了市川
丰原外,日本物理学家田中罗、中国化学家林戎、美国科学院院士血液微生物的
专家麦诺、唐杰博士以及计算机天才康姆·迪亚也都是这个小队的成员。   本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人类为了子孙以及地球未来的利益而聚集到一起的。可
是来到南极后,一切在瞬间改变。到达南极的第二天,在采样的过程中,科研队
发现了一块约莫一平方米见方的奇怪冰层。专业知识瞬间告诉了这些科学家,这
绝不是有水凝结而成的冰,而是一种特殊的晶体!   回到设在南极的基地后,通过仪器的分析,只得到这是由炭、氢和另外新的
元素组成的,结构类似芳香族的有机物。这个发现让科学家们大为兴奋。美国人
称其为「NewIce」,而中国人则取名为「冰玦」。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也许这会为元素表增添一名新成员。可是谁也不曾料
到由于保存者的疏忽,欧洲人带过来的雪橇犬撞碎了「冰玦」,而且其中一只竟
然将「冰玦」吞进去一小片。   接着一连串的让人不能想象的事情接踵而来,吞入「冰玦」的那只雪橇犬竟
然成了「超级犬」——一夜之间,体积增长了至少一倍,经过检测肌肉组织的构
造完全不同于正常的生物,可以承受的冲击和拉伸竟然整整提升了百倍有余!   发现「冰玦」的神奇作用,科学家们都急着想向各自的国家报告。谁知道,
这时候迪亚却切断了所有的通信讯号将科学小队隔绝于世,只有美国政府得到了
「NewIce」的资料。   美国军方做出决定,将知情的所有国外科学家杀死在南极圈内!所有的一切
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中,鉴于这种情况,剩余14位科学家没有选择,只能结成统
一战线,开始了在南极的大逃亡!美国的特工也同时陆续登录南极,开始秘密追
杀逃亡的科学家们。   科学家们毫无选择,出于悲愤,杀死了来自美国的唐杰和迪亚,可是没有人
解的开迪亚留下的封锁密码,于是他们将破碎的「冰玦」分为14块,每人带一
块开始逃跑。那条道路是如何走过来的,也许没有人愿意提起,总之,市川丰原
在一年后回到了日本,可是为了躲避美国人的追杀,一直隐姓埋名。   又过了一年,田中罗找到了他,可是却带来坏消息,一起逃跑的十四个人,
欧盟的人全军覆没,中国的据说只回来了一个,可是一样,也是失踪,没有任何
消息!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另外的11块「冰玦」已经到了美国人手中,而田中
罗的那一块,在躲避追杀的过程中藏进了一间超市的冰柜中,等甩掉了杀手,回
去寻找时,却不见了!   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中的发现,住在东京的一个高中女生因为在那间超市买
冰激凌,而「冰玦」被冷冻后连附在冰激凌上,意外地被那个女生误服了!我们
故意接触她,可是却失望地发现她压根就没有什么变化。   后来田中罗改名叫「夏目罗」,回到阳光下,重新学习了法律,做了一名律
师,而且还娶了那位女高中生为妻,女高中生的名字是清水里惠!   在这之前,疯狂的市川丰原将自己所拥有的那块「冰玦」又稀释了二十份,
让二十个男人服用后,来多次奸淫清水里惠,渴望可以在里惠的后代可以发生基
因突变而得到他所要的效果。   这些男人里包括「夏目罗」——夏目樱的父亲!
              (四)  惊愕   「你抓我过来,就是为了检测你的实验结果的!」我气愤之极,大声吼道。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为了这个隐姓埋名了快三十年,可是……」市川丰原
忽然变得十分痛苦,过了一会儿,他竟然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我失败
了……失败了……失败了啊!」说完捏紧拳头使劲地向地面,一丝细细的血流从
他的掌缝里渗出。   「你什么特异功能也没有!人类的皮肤,人类的肌肉,人类的身体!」市川
跳起来咆哮着,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他走到墙角用力地一拍,「轰」地一声,一道阳光瞬间刺进,我反射地闭上
眼睛,再次睁开时,眼前是一条直通向上的阶梯,阳光就是从尽头射进来的,而
市川人已经不见了。   我赶紧向上跑去,快到出口时忽然听到一声枪响,我下意识地贴紧墙壁,手
伸向腰间,可是摸到的却只是自己的光洁的肌肤。过了两三分中,外面已经安静
下来,我轻轻地跨出一步,一件淡墨色的物件「咕噜咕噜」地滚了进来。   「高爆手雷!」我大吃一惊,用尽全力向出口跃去。身后爆炸的巨大气流将
我猛地向前推出去,火焰接触到皮肤的灼烧感清晰可感。落地之后,我又顺势向
前滚了两圈,划去爆炸的冲击力。回头看时,已经是一片火海。   我站起来想离开,忽然看到不远处市川躺在地上,胸口中了一枪,走过去发
现还有鼻息,于是决定带着他离开。离开市川的研究基地才发现这是片我从未来
过的地方,荒凉无比,一眼望去全是泥土,不见半座房子。   「向左走五千米左右。」背上的市川忽然醒过来,弱弱地说道。   我想了想决定听从他的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何况现在的我也确实没有办
法。果然在日落之前,发现了一栋两层的西式楼房建筑,走进去发现还有一口老
式的深井。推开铁门,走进屋子,身体疲惫到了极点,一下子跌坐到地上。   「地下储藏室里有食物,二楼的小房间里有医药箱。」   现在我已经完全相信他的话,所以快速地取来了医药箱,跳出子弹,给他包
扎好,又取来食物,填饱肚子。   「这里,是我和你爸一起修建的地上休息处。」市川率先打破了沉默:「对
不起!」   我诧异地看着他。   「我不该把你扯进来的,你爸说的对,这件事,是二十五年前的『田中罗』
的事,而不是现在的『夏目罗』的错。我却还一直执迷不悟。现在美国人找到我
了,我的大限到了。」   屋子里渐渐陷入沉默,对着这样一个老人,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对了,在我的公寓里,你怎么做到在浴室里制造假呼吸声的?」   「呵呵……」市川忽然开心地笑了:「回去你查看一下你的浴室,就知道了
啊。」   我「嗤」地一声低下头给他换药布,忽然发现,他的眼睛直直地盯住我若隐
若现的丰满双乳,我赶紧用手护在胸前。   「咳咳……」市川尴尬地说道:「自从上次干……呃……那个了你妈后,我
就再没有见过女人了,去找你,是我十多年来第一次离开这里,陡然见到你这么
漂亮的女人,真的很难忍受。」   我的脸忽然感觉很烧,听到有人赞美,尽管能经常听到,可是依然很欢喜。   「也许,你知道了吧。」市川接着说道:「在地宫里,哦,就是我的研究室
里,我……」   「伸进我嘴里了吧?还射里面了?还有我脸上也是的吧?乳房也被你玩过了
吧?」我提高了嗓音。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没有插进那里……」市川着
急地辩解:「唉,对不起!」叹了口气,市川将头偏向另一侧,不再出声。   过了好久,我忽然觉得他也挺可怜的。于是,慢慢趴到他的大腿根部,拉开
拉链。肉棒软软地垂着。市川一惊,刚想说话,我的一只小手已遮住他的嘴巴,
接着将他的肉棒含到嘴里。也许由于受伤的关系,过了许久,依然无法坚硬,最
后我只能放弃。   「谢谢……」市川的眼里已经有了点泪光。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你身子啊,你别误会。我还是处女呢,我只是可怜
你这么多年没有女人,想用嘴巴帮你一下。反正我给口交过的男人多不胜数了」   「我知道,谢谢……」   「烦,我出去吹吹风。」   刚走出门,我忽然听到市川的惊呼:「小樱,快走!有杀手!」   我回过头,市川正死死地抱着一个黑衣人大腿:「快走啊!」   「Fuck!」黑衣人掏出手枪对着市川砰砰就是两枪。   市川的手渐渐松了下去。黑衣人慢慢靠近我,就在这时,一件银色的剪刀从
黑衣人的嘴里伸出来,黑衣人顷刻间倒了下去,原来市川拼尽力气,用手术剪杀
死了刺客。   市川看着我笑了笑,忽然笑容凝固在嘴角,身体一下耷拉下去……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公车情缘之记忆碎片】 下一篇:【杨家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