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我妻如奴伪续之hjl288版】(1-4)

【我妻如奴伪续之hjl288版】(1-4)




             伪续一(即第八章)   「为什么你要这样的对我!」   「为什么你要背叛我。」   「为什么?」   「……」   我在妻的背后疯狂的抽插着,怒吼着,我真的感觉到我的心在往下滴血。   「峰,对不起!峰,对不起……」妻子双目紧闭,不停的呢喃着,晶莹的泪
珠不停的从她的脸庞流下。   就在我感觉快要射精的时候,门铃却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惊吓使得妻子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动,我明显感觉到她的阴道内
又是了阵紧缩,她的肛门中插着的带狗尾巴的肛塞紧紧的压迫着我的肉棒,我甚
至能感觉到那个肛塞在她肠道肉的蠕动,肛塞的压迫使得我感觉到她的阴道越发
的收紧。   那感觉就像是刚才我和静一起奸淫她的时候的感觉一样,只不过现在的我,
插的是她的阴道,而不是肛门,龟头又传来一阵温热冲击,我知道她又高潮了。
而我也在她高潮的同时深深的插她的身体深处,完成了今天的又一次射精。   「去开门去!」   我离开了妻子的身体。一屁股坐到了窗户边的沙发上。而妻子在我离开的时
候,手扶着玻璃。软软的坐到了地毯上。   「快去开门去!」当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我抬脚在妻子的背上踢了一脚。   这在以前,打死我也不会做的,可是现在的我只要看到她,就会禁不住想起
她和X涛在一起的画面,想起他们在一起时做爱的场景。   「用趴着去,你见过母狗有会两条腿走路的吗?」就在妻子颤巍巍的站起来
的时候。我却在不经意间又看到了妻子肛门中插着的狗尾巴。   「峰!」妻子转过头来望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她的眼神中,带着
一丝的哀求。   「贱母狗!快去!」我不由分说,在妻子的屁股上又踢了一脚。   妻子跪趴着向门口趴去,她的肛门中插着的尾巴在她趴行的时候左右摇摆,
项圈上的狗链被拖拽在地毯上。   门打开,静出来在了门口,她的手中拿着一个皮包。   「贱母狗!」静看到门里趴着的妻子,狠狠的在妻子的脸上唾了一口。   「够了!」看到静侮辱妻子,我心中又不由的一痛,不由得喝道:「刚才没
有事吧!」   「没有事!」静弯腰捡起了狗链,拉着妻子向我走来。   「主人,没有事的,不就是个小保安吗!」静说着,坐到了我的大腿上。   「主人,接下来咱们玩什么?」说着,她的手就向着我的肉棒摸去。   「贱母狗!做完不知道要将主人的宝贝清理干净吗?」就在静的手刚放到我
肉棒上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冲着妻子甩手就一个巴掌。妻子应声倒地,
当她再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一丝殷红从她的嘴角慢慢的流了出来。   「够了!你太过份了!」我使劲推了静一把,推的她一个踉跄,险些坐到了
地主,我转身将妻子扶了起来,妻子的半边脸颊已经高高肿起,一丝殷红从她的
嘴角慢慢流下。   「你走吧!」我看也没有看静一眼,直接对她说。妻子的脸上泪水长流,从
嘴角流出的血和眼里流出的泪混在一起,却显的更加的鲜红。看得我不由的一阵
心痛。结婚十多年,我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她,可是今天却有人在我的面前打了她
一巴掌,而且出手是如此的狠毒,不由得使我又是一阵怒火中烧。   「怎么?这样就心疼了?」静从地上站起了身,她的嘴角一片殷红:「可是
这个臭婊子她背叛了你。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你看看她是多么的下贱!」   「看看她是多么的不要脸!你以为这个臭婊子还是你当初的那个老婆吗!」
静向我怒吼着,她的眼睛圆睁,咬着牙的把赤裸的妻子向我推来。   我抬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指着门口冲吼了一声:「滚!」   静呆呆的看着我,眼泪在眼框中转动着,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下。她恨恨的点
了两下头,将皮包猛的向我扔了过来,转身跑出了房间。   看着静跑出房间,我心中却又是一阵阵的心痛。倒不是心痛静,因为她不值
得我心痛,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只不过是想要利用她来找到我想找到的那个
人。   真正让我心痛的那个背叛了我的人,那个让我爱极又恨极的妻!   是啊!看看现在的妻,赤裸着身体,雪白脖子戴着狗项圈,项圈上的细链从
两个丰满乳房的中间垂下,光溜溜的下体处因为红肿而高高耸起,一闪一闪的发
着淫弥的光,阴唇可能是因为肛门中还插着那个尾巴的缘故而向前突显着,一张
一合的翕动着,似乎是想要吸吮什么东西,而她脖子上的狗链正随着她的无声的
啜泣而轻轻的左右摇摆着。   她真的还是我以前的那个妻吗?   「你去洗洗吧!」看到妻子的凄惨的样子,我的心不由得又是一阵心痛。   妻子抱着她的衣服无言的向浴室走去,一阵水流声传来……   我坐在沙发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眼中不时的浮现出妻子被玩弄时时的场
景。   不时浮现出妻子在静胁迫时,一次次望向我的眼神,她的眼神中,似乎有一
种挣扎,一种愤恨,一种心碎,以及还一种我说不清楚的感觉就在我还胡思乱想
的时候,妻子已经洗完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刚才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已经全然不
见,梳洗打扮后的她竟然又恢复了平时那种成熟端庄的模样,典雅合身的衣裙勾
勒出她高挑姣好的身材,既不显得太暴露又不显得太过古板,精致的盘发和包裹
美腿的丝袜更是让她高雅出众的气质充分展现。   如果不是红肿的脸庞,我都感觉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我的错觉,我的
幻想。   「峰,你也去洗洗吧!」妻子低头,轻轻的说:「洗完了,我们回家吧!」   「回家!」我转身向浴室走去,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了下
来。   回家的路上,我开着车。妻子坐到了我的旁边。我们都没有说话,妻子几次
望向我,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却都没有开口,只是唉了声后,就低下了头去。   都市的霓虹在不知不觉中亮了起来,把这个城市装扮的如此的美丽。   满大街的车流来来往往的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之中,它们一辆辆从我
的车边穿过,带着一缕缕的风,吹动了妻子的长发。   低垂的着的螓道,空中飘动着的长发,沉思着的妻子这时看起来仿佛又变成
了那个传说中的爱神维纳丝,只是我却已经看不到了她的高贵,看不到了她的典
雅,在我的眼前有的,只个已经堕落到了凡间的天使,它虽然看起来依旧是那样
的美丽,那样的高不可攀,可是它的身体却已经不再纯洁,不再洁白。   回到家,妻子没有像往常一样帮我更衣换鞋,她目光呆滞的走进了卧室,不
一会我就看到她抱着一床被子坐卧室走了出来。   「你不想和我说什么吗?」我问道。   「你还要我说什么?」妻子抬起头来木然的看着我,她的眼框中转动着的晶
莹的泪花:「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可是我还是想听听你的解释!」   「呵!」妻子惨然一笑:「听我的解释?听完我的解释,你会原谅我吗?你
还会要我吗?你……」   妻子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哽咽着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没有过几分钟我就听
到从客厅里传来了一阵低沉而压抑的哭声,这哭声听起来似鬼泣,似狼嚎,听得
人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从哭声中,我能听得出来,妻子并不想哭出声来,但却
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只好把自己的头蒙在了被子里而放声痛哭。   躺在卧室的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眼前不停的出现着妻子淫秽的表现,从
她的表现中,我能看得出来,有些事情确实不是她想做的,可是她为什么又能忍
受着巨大的耻辱且能显得乐在其中而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呢?   那个该死的X涛,你到底对我的妻子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妻子会变得如此
不知道羞耻,变得如此的淫荡?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我的妻子能接受这些肮
脏不堪的性变态游泳?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让你们的奸情在败露以后,还让
我的妻子一次又一次的为你说好话……   这些我都想不通,看来也只有想办法找到那个该死的X涛,才能知道我想要
的答案了。   可是他现在又藏在哪里呢?我又该如何才能找到他呢?   在胡思乱想中,我睡了过去,只是在我睡着以前,我似乎还听到妻子在客厅
里传来的哭声,她似乎一直在哭,只是我不知道她到底为谁而哭!   是为了我?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那个该死的X涛?更或者是为了这个随
时会支离破碎的家……
             伪续二(即第九章)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可能是昨天的激情过度吧!到现在我都感觉身上没有一丁点的力气。我转过
头去,却没有看到妻子的身影,我才想起来昨天她是睡在客厅里的。   我爬起身来,向客厅走去,客厅里没人,妻子的被子凌乱的堆放在沙发上,
显然她已经起来了,只是她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我听不到她的脚步声呢?   也许,她只是出去买早饭去了!   也许,她已经去单位上班去了!   不对!猛然间,我感到一丝慌恐,因为我突然想到妻子是个十分整洁干净的
人,每天她起床的时候都会把被子叠好整整齐齐的放在我的枕头边。   我环顾家中,没有发现一丝的异样,可是我的心里却伸起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种感觉十分的强烈,似乎在告诉我一些什么东西,只是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自
己却什么也不知道!直到几分钟后,我在妻子的梳状台上看到了那一纸协议,那
份当初我拿给妻子的离婚协议书!   协议书上,满是湿痕,似乎是被水泡过一般,只是在仔细看时却又会发现,
那湿痕竟似一朵朵圆圆的小花,我知道那是妻子的泪痕!   协议书的右下角,签着妻子的名字,只是她的字迹不再娟秀,而是显得那样
的凌乱,以至于她名字里的琳字,如果你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把它念成王木木
三个字。   在看到协议书上妻子的名字的那一瞬间,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今天早上我
没有听到妻子的脚步声!为什么妻子的被子会那样凌乱的堆放在沙发上!因为妻
子已经选择了离开!我真的失去了妻子!   只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几天前,还在千方百计的逃避离婚的妻子,为什么会在协议书上签字?而且
她签字的时候为什么会流那么多的眼泪?又是什么使她会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家
庭,离开我呢?   千百个疑问凝聚在我的心头,让我有一种如哽在咽的感觉。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答案,因为我还不知道在妻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情!到了现在。我知道我已经输了。输给了那个该死的X涛,可是我到底输在了
哪里?我一定要找到答案!   胡思乱想中。我拔通了妻子的电话,却被手机里的关机提示给搞了个措手不
及。我赶忙跑到阳台,看到妻子的红色马自达还停放在小区的停车场里。   我打电话到丈母娘家,老岳母告诉我,妻子早上匆匆的回了趟家,也没有说
是什么事,没过一会又匆匆的走了。   好熟悉的词呀!我清楚的记得就在几个月前,我第一次发现妻子出轨,她就
是在把我送到机场后,就是这样匆匆的把女儿送到了老岳母家,完了又匆匆的去
会见她的小情人的。而现在妻子又是这样的匆匆的离开,难道她还在和那个该死
的X涛联系着吗?难道她又是去见那个该死的X涛吗?难道她又去和那个该死的
X涛进行那该死的变态的幽会了吗?   老岳母问有什么事吗!我说没有,只是妻子说是想家了,说是想回去看看,
打电话就是看妻子到了家没有!   我又急忙驱车开往了琳所工作的银行,一进门就看到几个小姑娘们聚在一起
议论着什么,只是当她们看到我进门以后,就各自散了开来,假装着在忙着自己
的事情,不过我还是能从她们不时瞟向我的眼神中,她们不时的交耳中猜测到她
们议论的主题一定和琳有关。   在银行一番询问后,我一无所获的离开了,因为我被告知,琳已经在今天的
早上向单位提出了辞职,具体理由琳没有说,领导看在琳是个老员工的份上,暂
时留扣了琳的辞职表,说是先放她个长假,让她放松一下心情,如果将来她还是
执意离去,那么银行将会正式对她除名!   在我离开银行的时候,我看到刚才的那几个小姑娘们又聚到了一起……   我知道她们一定在议论琳和X涛的事,同一个时候,银行里走的两个很近的
一对男女,一个失踪,一个请假。直到现在甚至演变成了一个失踪,一个辞职。   照这样的发展就是没有事的两个人,也得让她们说出点事来,何况妻子和X
涛走的又很近!   这样的话题本来就是那些闲人们唠嗑扯皮的最爱,更何况我们还处于这样一
个八卦的初会中,我甚至敢肯定,到了明天就会有几个版本的关于妻子和X涛的
事情的杜撰,而且它们特别真实,因为我知道妻子和X涛的事情真的发生过!   我不停的拔打着妻子的手机,可惜都被告知处于关机状态,我终于相信了妻
子真的下定决心要离婚了,我的世界真的天塌了!   协议书是我拿回家让妻子签的,当时妻子逃避着不想签,现在当她真的在协
议书上签下字的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的失落?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吗?为什
么我的心会这样的难过?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那个该死的X涛!因为只有找到他,我才能知道在琳的
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解开我心中的疙瘩!   可是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看来我只有再去找静了!因为除了静,我想不到我所认识的人中,谁还会对
X涛的情况有所了解!   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我昨天打了她一巴掌而生气,不过转念一想,她应
该不会生气的,因为她不也是让那个该死的X涛给调教成了一个受虐狂吗?   「X哥呀!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给我呀?」电话里传来了静银铃般的声音。   「X静,你马上到XX酒店的XX房间来,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呀?是不是昨天玩的不过瘾,还想接着玩!你等我!我一会就到!
对了,把你老婆也带上,没有她,还真不知道要玩什么哪?呵呵!」一阵银铃般
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只是我听着却感到一阵寒意!   半个小时后,静出现在了酒店房间的门口,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无袖露腰
T恤。下身穿着件下摆刚好到膝盖的白色裙子,一双白色的双星跑鞋,配上肩上
的休闲挎包,使她显得活力十足。   「X哥,你看我今天带来了什么!保证你玩的高兴,玩得过瘾!」静进门以
后,就直接坐到了床上,打开了背包。她的样子显得非常的兴奋,似乎很期盼着
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   「先别说这,你告诉我,X涛他现在在哪里了!」   静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不是跟你说过她已经
回了老家黑成江了吗?具体他家在什么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别骗我了,我答应你一起玩我老婆,你告诉我X涛在哪里!我的承诺已经
兑现了!现在该你兑现你的承诺了吧!你别说什么你不知道,你认为那样说,我
会相信吗!」我冷冷得看着静,想从她的脸上找到我所想要的答案。   「哦!就是这事呀,我记得,不过我记得当时你说的是让我看到X涛了,就
告诉你一声,而不是告诉你他再哪里!再说了,人家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他跑回
老家黑龙江了吗?」静说着说着露出了一副吃惊的表情:「我说你不会是想事情
想得把脑子想坏了吧!」说完便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哦,是我记错了!」我一想,当时确实是和静说的是看到X涛了,让打电
话通知我一声。   「对了,你老婆呢,把她叫出来,看我给她带来了什么好玩得!」这时候,
静已经从包里掏出来了好多东西,我仔细一看,却发现她拿出来的,竟和我当时
在酒店里发现的X涛的黑皮包里的东西差不多,十几只各种式样和尺寸的电动阳
具、塑胶按摩棒和跳蛋。各种各样的金属小夹子、很大的塑料针筒、不知名的药
膏、皮鞭、女阴扩张器以及那种栓着绳子的小球等淫具被静整齐的排放在一起。   整个床上竟被这些淫具给排放的满满当当的。   看到这些,我终于明白了静为什么在电话里说让把妻子也带过来了,为什么
一进门就说是今天保证玩的高兴,玩得过瘾了。她一定是想用这些东西来凌辱妻
子,来满足她那已经变态扭曲的欲望。   可惜她一定想不到,妻子已经在今天早上我起床以前放弃并离开了家,她现
在在哪里我根本就不知道!   「你说怎么个玩法?」我从床上拿起一个粉红色的跳蛋。当初,妻子和X涛
在去酒店偷情的时候,X涛在妻子的阴道里就是放了这样一只跳蛋。   「没有想到你和你老婆一样,都是对这种粉红颜色的跳蛋情有独钟!」静看
到我手上拿着东西,便咯咯的笑了起来:「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害羞了吧!」   听静又提到妻子,我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我知道妻子已经成了我的致命
的伤。她已经不再是我最大的骄傲。反而成为了我心中最大的痛……   「她不会来了!今天玩弄的主角将会是你!」   静似乎对我的话感到有些意外,但随即便有些释然的笑了笑。伸手就把床上
的东西往包里放。   「怎么?她不来你就不玩了吗?」   「不好意思,我现在又不想玩了!」静淡淡的说话,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
了一丝的失望。   「你不想玩?可是我想玩!」我故做冷漠的说道。   我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还没有像那些光盘里那样的玩过女人,今天既然静已经
把东西都帮我准备好了,那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就像是静说的一样,今天一定要
玩的高兴,玩得过瘾!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搬了把椅子放在了房间的中间,完了转身盯着静,慢慢
得向她走了过去。   静刚开始明显得愣了一下,当看到我看她的眼神时,便露出了一种很无奈的
笑,转身在床边脱下自己的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床边。圆圆的脸上挂着一丝
异样的笑容,白皙的身体一片潮红,鼓鼓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而上下起伏,显得
那样的波澜壮阔,无毛的下体处,一丝淫水从阴道流出,使得她那饱满的肉丘闪
现着一种淫糜的光。   当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低下身去,又从包里拿出了一团红色的绳子。   「让我来教你如何玩女人。如何能让女人更快乐!」静轻轻的在我耳边低声
说道。   红色的绳子,粉红的跳蛋,赤裸的佳人,满床的淫具。这场景依稀是那样的
熟悉,我感觉我的眼睛有些湿润,赶忙将头转向了边上。   「你说,怎么玩?」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呵呵。」静的右手放在我的裤档处,隔着裤子轻轻
的抚摸着我的阴茎:「照着光盘中那样玩,照着你所相像中的那样玩!」   我在静的阴道和肛门里各插进了一支电动阳具,打开开关,把静按在了椅子
上,开始用那团红色的绳子,将静紧紧的捆绑了起来。   把静绑在了椅子上,看着那被束缚在椅子上,痛苦扭动着的赤裸的女体,我
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征服的快感,与些同时也有了一种玩虐的心情,想看看这游戏
到底为什么能让以前那温柔端庄的妻子,变得如此的下贱下堪!   金属的小夹子,不断的夹在了静的身上,不一会,便都夹满了小夹子,她的
舌头上,她的乳房上,她的大小阴唇上,都已经被夹上了数量不等的小夹子,甚
至于她的阴蒂上,也被我夹上了一只小夹子,静在第一个夹子被夹上的时候,便
开始发出了一种痛苦的喘息,只是到来后来,她的喘息中,听来竟然夹带着一丝
丝的兴奋。   紧缚着红绳的白皙女体上,金属的夹子,晶莹的汗珠,以及散发在空气中那
淡淡的淫水的味道,夹杂着女体发出的略带着兴奋的喘息,这一切的一切,构成
了一副淫荡之极的眩丽的图画。   我从床上拿起一支九尾鞭,转身便向静的身体狠狠的抽了过去。   皮鞭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的落到了静的身上,使得她的身体一
阵剧烈的摆动,她的嘴里发出一声痛呼。只是因为舌头上的夹子的缘故吧,听起
来却含糊不清,而夹子上的小铃铛正随着她身体的摆动而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   被绑缚着的静的身体呈现着一种奇丽的美,我挥舞着手里的皮鞭,使得皮鞭
不断的落在静的雪白的身体上。每一鞭落在雪白的女体上都会留下淡红的印记,
受虐的女体很好看的扭动着,像是在跳祭祀的眩舞,静嘴里的呻吟声时高时低,
痛苦中透着愉悦,就像悦耳的奏曲,与那眩舞相映着。   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征服者的感觉,想把眼前的这具赤裸的女体,放在
自己的身下,让她在自己的跨下呻吟,而眼前的静,似乎也变成了妻子的模样她
赤裸的身体上缠绕着红色的绳子,因为鞭鞑而潮红的身体因为被牢牢的束缚在椅
子上,而无助的扭动着,夹子上的铃铛因为身体的缘故,发出清脆而又悦耳的声
音。她的脸布满了春情,口中发出阵阵似痛苦又似娱悦的呻吟。   眼前的妻子的模样引得我又一阵的心痛,她现在是否也是这样被人捆绑起来
鞭鞑着?   是否是被人吊在空中凌辱着?是否是在为某个人肛交着……   「不!」   我举起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静的双腿中间,抽得静双腿间的夹子竟全
部飞脱了下来。   「啊!」静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下身疯狂的向上挺动着,一般般透明的
液体自她的双腿间喷了出来,划出了一道长长的抛物线,有的甚至还溅到我一米
开外的我的身上。   我冲到了静的身边,飞快的解开了静身上束缚着的绳子,把她抱起来放到了
床上,可能是因为身下淫具的缘故吧,静刚刚高潮过后身体无力的扭动着。但我
已经顾不上那么许多,一把抽出静阴道里的电动阳具,解开裤腰带便把已经快要
涨暴的阴茎猛的插了进去。   「不……主人……轻……轻点……啊!」静又发出了那长长的呻吟,她的身
体无力的扭动着,只是她这样的扭动,更似一种挑逗,挑逗着身上的男人更加用
力的来操她。   我能感觉到静的阴道在一阵阵的蠕动一阵阵的收缩,我能感觉到静肛门里的
淫具在以很高的频律振动着,这种感觉和昨天晚上玩弄妻子的时候的感觉几乎是
一模一样,只是在向下娇喘呻吟着的,不是那个让我爱极又恨极的妻子,而是那
个玩弄我妻子,给我戴了绿帽子的X涛的女朋友。   我双手猛的把静的双乳抓住,死命的揉捏起来,静叫的更大声了,她的双乳
在我的手里变幻着样子,她的阴道被我狠命的抽插着,而她的肛门中的淫具还在
不停的振动着,在这样的刺激下,不几分钟,她便又高潮了,而我也在她高潮的
同时,把精液深深的射在了她的身体里。   看着像只八爪鱼似的瘫软在床上的静,我的心忽然没有来由的一阵悸动,到
底是经历过什么样的调教,竟能让她在鞭鞑中达到高潮,竟能让她在痛苦中得到
快感。而我的妻子,我的琳,也会变得和她一样吗?   只是,现在这事和我还有关系吗?她不是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吗!
             伪续三(即第十章)   温热的水流不断的冲击着我的身体,感觉是那样的惬意!只是我的脑中却不
时的会出来妻子那天在宾馆里被静凌辱虐待时羞耻的表情,在购鞋时被跳蛋刺激
的高潮时绯红的脸颊,在天台溜狗时被迫撒尿时屈辱的泪水,在回房间时被老外
看到她赤身裸体狗爬时流出的淫水……   当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静还是软软的躺在床上,从她不停耸动着的身体可
以看出,她仍然处于高潮之中!   我坐在窗口的沙发上,点了支烟,看着静的身子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刚才的高潮真的有那么强烈吗?」我看着静,冷冷的问道。   「是不是真的那么强烈!你不会回家问你老婆吗?」静的脸色还是有些异样
的绯红。她坐起了身来:「我发现你越来越变态了,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是吗!」静没有说话,却从床上拿起了一个粉红色的狗项圈套在了自己的
脖子上,转身下床身我这爬了过来。她径直的爬到了我的脚边,用她的头和脖子
轻轻的摩擦着我的小腿,并不时的伸出舌头来舔着我的脚趾和小腿。   我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静像只母狗一般的在那里动作着,身体上传来的
异样的感觉让我兴奋不已,可是我不能表现出来什么,因为静刚才说的那句话,
让我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主人,你能不能帮小母狗也洗一洗!」可能是见我久未动作吧,静抬起头
来看着我,左右摇摆去屁股对我说道。   「母狗?你是母狗的话,你的身上是不是还少了一样东西呀?」我戏谑的说
道,不知为什么,当我听到母狗两个字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琳,想到了
琳昨天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结婚近十年,朝夕共处,同床共枕的妻昨天所表现出
来的一切,让我感觉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不可思议!   静听到我说的话,先是一愣,片刻之后便转身向床爬了过去。一头便扎在了
满床的淫具当中,几分钟后,她便用嘴叼起了一个带狗尾巴的电动橡胶阳具,只
不过,它明显的要比昨天妻子用的那个要小了不少!   「它太小了,把最大的那个拿过来!」看到静就要向我爬过来。我而无表情
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静像小狗似的发出了呜呜的呜咽声,但还是听话的的把嘴里的
那个小电动阳具放了下来,又从床上叼了一支大号的电动阳具,而这次她叼起来
的这个,明显要比刚才那个要大了不少。可能是因为那个电动阳具太大的过吧,
我明显的从静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惊慌,一丝的不安。   「把屁股转过来!」我从静嘴里接过了那个电动阳具,冷冷的说道。   我把电动阳具在静的阴道里抽插了几下,使电动阳具上沾满了静的淫水权做
润滑,接着便把电动阳具抵在静的屁眼上,慢慢的向里边塞了进去。   可能是因为太大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润滑不好的缘故。塞了几次我也没有
塞了进去,我使劲用手在静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贱狗身子趴低点!屁眼给老
子放松点!」   静把上身伏到了地上,把屁股高高的撅起,我一脚踩在了静的背上,把她死
死的踩在地上动弹不得,而拿着电动阳具的手,使劲向下一按,便把那粗大的电
动阳具深深的插到了静的肛肉内,牢牢的固定在了静的屁眼里。   「嗯!」静闷哼了一声,声音听来有些痛苦:「太大了,好痛呀!」我用手
试的拔了一下那个电动阳具,感觉很紧,打开它的开关,那支电动阳具便以静的
屁眼为中心划着圆圈摆动了起来。像极了狗身上的那乞怜的狗尾巴!   我从地上拉起了项圈的细链。转身便向浴室走了过去,而静则是和昨天的妻
子一样,像狗一般的被细链拉着,无力爬向浴室。   沐浴器的水流不是很大,我一手拿着沐浴喷头,一手拿着毛巾,在静的身上
轻轻的擦洗着。看着她身上的青一道,红一道的鞭痕,我仿佛又看到了昨天妻子
身上的那一道道鞭鞑的红肿,看到了妻子那哀伤的眼神,使得我的心中不由得又
是一阵心疼。   而静伏在地上的身子也会不时的随着我的手的动作而颤抖。   「疼吗?」   「疼!不过已经习惯了!」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我给她擦洗身体的时
候,不时的转过头来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她的目光的时候,我总是感
觉像是妻子在双眼含泪的看着我。   「你自己擦吧!」我把静从地上扶了起来,将毛巾一把递到了她的手里,转
身便走出了浴室。   不知为什么,今天我总是不由得就会想起妻子,是真的因为失去才怀念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她已经离我而去了,我的家也已经因为她的偷情出轨
而支离破碎了,我不知道女儿知道了这件事情会怎么样!我更不知道父母知道了
这事情会出什么样的乱子,结婚十多年来,妻子给他们的印象是那样的完美,那
样的贤淑!   不一会,静从浴室走了出来,齐耳的短发,圆圆的小脸,白皙的皮肤上布满
了鞭痕,青一道。红一道,看起来煞是扎眼,红扑扑的脸上布满春情,一阵马达
的嗡嗡的声音告诉我,那支电动阳具依旧没有取下来。   「X哥,帮我把它取出来!」静走到我的跟前,咬着我的耳根说道。   「取什么?」我故作不知的说道。   「就是刚才你给人家插里边的这个呀!」静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屁股后边。   我能感觉到电动阳具在高频律的振动着,也能感觉到静的身体在随着振动而
颤抖着:「趴下!」我一手抓着电动阳具,一手扶着静的屁股,使劲一拔,就听
得啊的一声,却是静的痛呼,而那支电动阳具还好好的在那里转动着。   「屁眼放松点!」我把电动阳具往静的屁眼里按了几下,趁着她不注意的时
候又一使劲,就听波的一声,插在静屁眼里的家伙终于被我给拔了出来,而静的
屁眼动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圆的洞!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我站起身来,便去穿衣服。   「你叫我来,只是为了发泄吗?」静坐起了身子,望着我问道。   「那你认为我们之间还应该有什么吗?」我反问道。   「这些钱你先拿着,有了X涛的消息注意要通知我!」我从包里拿出了一些
钱,放到了床上,不知为什么,当我看到满床的淫具时,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就在我刚要走出门口的时候,里边传来了一静静的叹息:「我们女人也是人
啊!」   「出了宾馆的门口,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我有一种很空虚的感觉,
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我开着车,盲目的行驶在北京的街道上,熙熙攘攘人群,川流不息车辆。   路边时不时的会有一对一对的年轻的小恋人经过,他们互相依偎着,搂抱着
前行着,时不时的会传过来一阵阵的欢快的笑声。只是他们的笑声听到我的耳朵
里却是那样的刺耳,曾经我和我的妻子也曾和他们一样过,只是却已经是……   想来人生真的好可笑!   当年的我,为了追求到妻子,不知道付出了几多努力。可是到头来却又是怎
么校报结果!   当我在外面拼死拼活的为家奔波时,我的妻子却在和别的男人上床!当我为
了能早日可以回家和妻子孩子共享天伦的时候,妻子却是在和别的男人玩着那变
态的性游戏。最可笑的是,做为她的丈夫,因为爱她,我没有说过她一句重话,
动过她一根手指。可是她却可以任由着别的男人去捆绑她。去虐待她。   甚至可以去接受那个的男人安排的群交轮奸!   我对她的尊重,对她的爱,换来的却是男人最大的耻辱,最大的悲哀!   就在我还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的铃声突然想了起来,一看号码却是阿力打
来的。   「老峰。在哪里了!」刚接起来,电话里便传来急促的声音。   「咋了?」   「有关于那小子的事!你快点过来。我在XX饭店的门口等你!」   「终于有了关于X涛的消息。我掉转车头向着阿力说的饭店驶了过去。」   「妈的!X涛,找到你,老子要是整不死你,我他妈的跟你信!」路上我边
开车,边胡思乱想着!   刚到饭店门口,我远远的就看到阿力站在饭店的门口四处张望着。   「阿力!」   「老峰!我还有事了,马上就得走!」阿力看到我。急忙迎了过来。并且顺
手就把一个牛皮袋放到了我的怀里。   我顺手把牛皮袋放到了车里:「走先吃饭去!」   「吃什么饭呀!我真还有事,一会晚上我再联系你!」阿力转身便上了车。   「先吃了饭再说!」我一把把车门给拽住。   「不是跟你客气,是真的有事!」阿力转过头来说道:「晚上我下了班联系
你!」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阿力开车离去。相比之下,我现在更感兴趣的
是阿力给我的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时分。我开车到了公司,在门口的饭店随便要了份快
餐,便直接拿着那个牛皮袋进了办公室。   袋子不是很厚,可以看出来里边装的东西并不是太多,但不知为什么,我的
拿着袋子的手却有点颤抖!也许可能是怕在袋子中发现什么妻子给我的巨大的惊
喜吧!   我颤抖着打开了袋子,从袋子里面掉出来几张纸。   那是几份户籍资料,有X涛的,有铁蛋的,还有几个我不认识,这几个想来
应该都是X涛的朋友吧!我在里边只找到一个姓王的资料。想来他就应该是勾子
吧。   X涛。黑龙江漠河人,XXXX年生,现住于北京XX区XX小区X单元X
XX室。   王X。四川XX人。XXXX年生,现住于北京XX区XX小区X单元XX
X室。   几张纸上写满了他们的祥细资料,以及他们在北京的住址,别告诉我你们那
里不登记暂停情况!如果是,就当这一截没有吧!而且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
特点,就是他们都是和我在一个学校毕业的。而且他们是同一届的学生。   我要一个一个的去找吗?X涛,既然你想玩捉迷藏,那就等着老子把你的世
界翻个底朝天吧!   下午,我哪里也没有去,只是在公司打点了一下,安排了一下工作。并且和
几个朋友打了个招呼,告诉他们说我家里有点事,可能最近几天不会来公司,让
他们多操点心,而他们也表示可以理解,并嘱咐我向琳问好!并说是过几天去我
家去看望她!   听到他们的话,我心中一阵苦笑。   他们可能永远也想不到在他们心目中的贤妻良母的琳竟是那样的一个淫乱的   人吧!更想不到我的家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当阿力打过电话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他告诉我他在中午的那个饭
店里等我,让我直接去XX包间里找他。   当我找到阿力时,他已经点好了菜,正在那里一个人自酌自饮着。   「东西看了吗?」阿力看我走了起来,问道。   「嗯。」   「那是他们那一届里和他一个班的在北京的所有人的资料了,明天起我陪你
挨个去找他们!」阿力给我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   「我也是这意思,必竟你是个警察,有些事你查起来比较方便!」我顺手接
过酒,在阿力的边上坐了下来。   「嫂子怎么样了?」阿力边给自己倒酒边问道。   我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酒:「离婚协议已经鉴好了!」   「唉!」阿力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会这样子,你小子的脾气!」   「唉你喝慢点,这是白酒!不是水!」阿力一把从我手里把酒杯夺了过去!   「阿力!」我轻轻的说道:「哥们心里难受得不行!」阿力没有说话,只是
又把手里的酒杯给倒满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的我声音有些哏咽,
有种想哭的感觉!   「我明白!」阿力把酒杯放到了我的面前:「遇到这事,男人都受不了!」   「阿力夹了菜放到了我的盘子里,然后举起酒杯向我示意了一下,轻轻的泯
了口酒。」   「你想怎么办?」阿力问道。   「我一定要找到那小子,要是整不死他,我就跟他姓!」我又一口把酒杯里
的酒全给闷老家的说话。就是酒杯里的酒,一口气喝干的意思了下去。   「这个你不说我也一定帮你,只不过我问的是嫂子的事!你准备怎么办?」
阿力接过了我的酒杯,又把酒杯给倒满了:「你想过嫂子其实也挺不容易吗!她
一天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家里的事,还要看孩子,时不时得还得去照顾双方的老
人!」   「我知道她不容易!可是那也不应该……」我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我怕自己
会哭,更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妻子和铁蛋以及勾子他们的事给说出来。毕竟这么丢
人的事,自己知道就好了,没有必要让别人再知道,即使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死
党阿力!   阿力没有再说话,只是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呆呆的看着杯子里的酒。   「阿力!」   「嗯。」   「如果我出了事,麻烦你帮我照顾我父母和女儿!」我轻轻的说道。   阿力抬走头来看着我,似乎在什么,隔了一会才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只不过是怕将来找到那小子以后,控制不了自己,把那小子给
干掉!」我苦笑了一下,举起了酒杯又来了个一口闷!   阿力的扬头,也把杯时的酒喝了个干干净净:「你放心,只要将来那小子没
有断气,我就保你没有事情!」   后来说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也可能是喝
得太快的缘故,几杯酒下肚后,我就醉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只感觉自己浑身没劲,头痛的厉害。   睁开眼睛,我才发现已经睡自己家的床上,想来昨天是阿力送我回的家。   「阿力!」我拔通了阿力的电话:「谢谢你昨天送我回家!」   「谢个屁啦!你只要把我的车里和我的衣服给我洗干净就行了!」电话的那
头传来了阿力不满的声音,看来我昨天醉了以后,一定是吐了阿力一身。   「阿力。一会有时间吗?我想去找那小子?」   「哥们,你看一下几点了?明天吧!」我抬头一看,才发现已经是下午的五
点多了,原来我醉了以后,已经睡了将近一天一夜了!   「你不会是刚睡醒吧?」   「嗯!」   「算了不说了,你快点去吃点饭吧!早知道你昨天是空腹,我说什么也不会
让你喝那多酒!挂了!」阿力的声音听来有些不满,想来是应该在为昨天吐他一
身的事而生气吧!   我苦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伪续四(即第十一章)   接下来的几天里,阿力每天都开车陪着我穿行于北京市的大街小巷,一个个
的寻找着X涛的那些同学!   我们找到的X涛的同学,都是说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联系到他了,打电话问静
的,得到的答案也是不知道!而有单独的几个找不到的,就更不用说了!   而找到的几个人在最后还都和我提到,X涛在前一段和他们借过一笔钱,数
目倒也不是很多,只是几千块钱,而借钱的日子,却正好是他和妻子事情败露后
失踪的第二天。   几天的找寻下来,油钱是花了不少,可是对于X涛的行踪却是一无所知!   而我在这几天里,也给妻子打了无数个电话,却都被告知对方已关机!   「阿力!」坐在车里,我点了一支烟递给了阿力。   「杂啦!」阿力接过烟长长的吸了一口,说道:「是不是找得没信心了!」   我苦笑得摇了摇头:「是啊!按照他几个同学的说法,X涛和他们借的钱就
有好几万,这些钱不用说来跑路,就是在三四环租间屋子,也能让他住上个一年
半载得了。」   阿力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来看着我。   「所以我想……」我停顿了一下。「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把全北京的暂停人
口的登记全给弄过来吧!」阿力突然接口说道。   我摇了摇头:「哪能呀!我的意思是,不行你就不用每天陪着我了,找人的
事我自己慢慢来!」   阿力低下头思索着什么,半响后说道:「也行!不过遇到什么事了,你得先
给我打电话!」   我点了点头,转身便下了车。   「你现在去哪里?」   「心里烦,想一个人走走!」   看着阿力开车离去,我亦木然的向前走着。   路的两旁不时得有少男少女的欢快的笑声传来,我抬头望去,一对对的少男
少女们追逐着,打闹着,不时的低头耳语着。   不由得我又想起了和妻子在学校里的那些日子,在那些日子里,我们也曾在
一起像他们一样的快乐的在一起追逐过,打闹过。那些曾经是我最美女的回忆。
只是现在却成我最痛苦的回忆。因为想起这些,我就不由得会想到妻子的淫乱出
轨。想到妻子在X涛那里淫荡下贱得表演。   想到……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看时,却是父母打来得,我没有接听,也没
有拒绝,只是任由它不停得响着。   在这几天里,父母和老岳母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给我,都是问有关于妻子
的事。   刚开始我还会骗他们说,说妻子出差去了,具体多长时间会回来,我也不太
清楚,接着他们又问道妻子的电话为什么会一直关机,而且出差几天了连一个电
话也不给家里边打,我说道可能是手机丢了,或者是妻子在那边很忙,没有时间
打电话吧!   到了后来,我就没有办法再骗下去了,因为家里人都知道妻子不是那种出门
不带手机,工作起来不顾家的那种人!   我知道这种事情瞒不过家里人,但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和家里人解释妻子的
事,告诉他们妻子淫乱出轨,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这事别说是他们,如果不
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更别说是他们了!所以我索性就一个电话也不接
了,因为我真的就不知道该要如何向他们解释这一切!   木然得走在街头,我却不知道该要去哪里,只是茫然向前走着。在这个城市
里生活了三十多年了,我第一次感觉这个城市这样的陌生。   不得不觉间,霓虹灯已经亮了起来,闪现着五颜六色的光,点缀着这个美丽
的城市。而我在这时才发现原来天已经完全得黑了!   随便在街头找了一个大排档,随手点了几个菜,要了两捆啤酒之后,我便一
个人自酌自饮起来。其实我喝不了两捆啤酒的,但是我仍旧要了两捆,因为我知
道这些酒足以将我灌醉。   我跌跌撞撞得回了家,家里依旧是一片漆黑。   坐在沙发上,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冷冷清清得家里,我有一种想哭得感觉!   自从妻子那天不告而别后,家里就一天比一天冷清了,孩子我也没有接,现
在每天还是由父母接送,因为我不知道要如何去告诉他们妻子出去的事,难道真
得要我告诉他们这几天里发生的事,都是因为妻子的出轨淫乱而造成得吗?   难道要我告诉他们妻子这几天不在,可能是去某个人那里被人当狗遛!可能
是去某个人那里供人吊绑着凌辱!可能是去某个人那里供人轮奸淫弄……   「叮咚!」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门铃响了起来!   「谁?」   「小峰,开门!」门口传来了老娘的声音,「妞妞好几天没有见到她妈了,
今天哭得哄都哄不住!我们把她送回来了,快开门!」   我起身打开了房门,我的父母拉着女儿得小手走了进来。   「琳琳呢?」母亲开口问道!   「妈妈!」女儿在父母一放手的时候,便飞快得卧室跑了进去。   「她出差了!」   「那为什么她的手机一直没有开机?也不说是给家里打一个电话!」父亲在
旁边接口问道:「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琳琳得事了!」   「我像是那种人吗!」我把父母让得坐到了沙发上。   「在你们眼里,我就是那种人吗?」我强装笑颜对着父母说道。   「你喝了多少酒?」母亲一皱眉头说道:「峰儿,我不管你和琳一样之间发
生了什么,我可给你说清楚,不许你做对不起琳琳得事,如果你做了对不起她的
事,我和你爸跟你没完!还是那句话,这辈子,我就认琳琳这一个儿媳妇!」   「真得没有喝多少,就是在外头应酬了一下!」   「妈妈!」房间里传来了女儿的哭喊声,我心里一惊,遭了,忘记了那份协
议书还在那里放着没有收起来。   就在我刚一转身这际,女儿已经从里屋拿拿着一张纸哭着走了出来。   「奶奶!妈妈不要妞妞了!」女儿手里握着那张纸,扑到了母亲得怀,不停
得哭喊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母亲从女儿的手里接过了那份协议,只看了几秒钟便浑身哆嗦了起来,而一
旁得父亲更是站起来直接一拐杖就向我砸了过来。   看着父亲的拐杖向我砸来,我没有躲,只是眼睛直直的看着父亲的眼神。   「为什么不躲开?」父亲眼看着我头上的血一下子冒了出来,愣在了那里。   「在你们的心里,你们的儿子就是那样的不堪吗?」我冷冷得问道。   血从头上的伤口流下,已经糊住了我的眼睛,已经染红了我的半边衣服!   在父亲的拐杖击中头部的那一刻,我感到的不是疼痛,而是愤怒!那无边的
怒火在父亲的拐杖击中我头部的那一刻,便在我的脑海里熊熊燃烧了起来!   「快打120啊,还愣着干什么!」母亲放下女儿,快步走到我的跟前,拿
手使劲的捂住我的伤口。   「在你们的心里,你的儿子就是那样的不堪吗?」我躲开了母亲的手,冷冷
的向着父亲问道。   「峰儿,你听我说,你爸爸一定不是那个意思!他……」母亲一边略带哭音
的向我解释着,一边拿手捂向我的伤口。   「出去!」我望着父亲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话后,女儿一下子便停止了哭泣,母亲一脸诧异的望着我,而父亲的
脸色一下子也由刚才的煞白变成了满脸的通红!   「你说什么!」父亲哆嗦着用拐杖指着我说道。   「趁我现在还能控制得住我自己,马上给我出去!」我抬手指着门口说道。   父亲愤恨的哼了一声,拉着母亲转身向外走去,母亲经过女儿身边的时候,
一把将女儿抱在了怀里:「妞妞,跟奶奶回家!」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说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吗?   上天要这样得对我!要这样的惩罚我?   父母已经抱着孩子走了许久,我仍然呆呆的站着,我的眼里只有那茶几上的
一纸协议,只有那一纸协议上的妻子得名字,她的名字看着显得是那样的刺眼!   「啊!」一声怒吼,我双拳紧握在一起,狠狠的砸在了放在茶几上的那一纸
协议上,茶几上的钢化玻璃随即碎成了几瓣,一片的殷红落下,落在破碎的玻璃
上,似那一朵朵盛开的小红花,显得分外显眼。   血从手上不停得流下,落在破碎的玻璃上,染红了纸,也染红了我的心。   「唔唔……」   没有来由得,我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的嚎啕大哭
了起来。我一次次在心底告诉自己,我不能哭,可是眼泪却不受控制掉下来,因
为我知道从女儿拿出来那一纸协议的时候,我的家已经彻底的完了!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只知道我竟然哭着哭着给睡着了。而就在我刚睡得迷
迷糊糊得时候,门铃却又再次响了起来!   「谁!」我嘶哑着嗓子问道。   「峰!」门外传来一个女人微弱的声音!   「谁!」   「峰,是我!」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我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是妻子的
声音,只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微弱。   「你还知道回来!」我低吼了一声,打开了房门。   随着门的打开,我高高举起了拳头,准备在门打开的时候将这个淫妇狠狠的
暴打一顿。可是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却呆住了!   妻子还是穿着几天前的那身衣服,只是鹅黄色的大翻领女式衬衫上面满是一
个个油污斑点,乳白色的筒裙依然紧紧包裹住她线条优美的臀部,只是上面也满
是泥土和黑色的油污,裙摆下的肉色丝袜早已不见了,妻子白皙的双腿上更是有
许多的长长的红肿痕迹,像是被什么东西刮伤和擦伤的,脚上的鞋也早已经不见
了,双脚上裹满了黑色的污泥,蓬松凌乱的头发一撮撮的挺立着,像极了街上的
乞丐!   妻子的头低垂着,双手交叉着握在身前,不安的搓动着十指。   看到她狼狈的模样,我不由得一阵心痛,心中的怒火似乎也小了很多。   「你……你还回来做什么?」我尽量得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站在我面前
的是与我相亲相爱近十年的妻子,不管她曾经对我做了什么,但至少我们曾经拥
有的那份爱,使我不忍心对她太过于绝情!   「我想着出去结束自己的一切,可是我办不到!因为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没
有妞妞,不能没有这个家!」妻子轻轻的抬起头来,当她看到我的样子的时候,
向后踉跄的退了一步,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唇,两行泪水从她布满了血丝的
双眼中夺框而出!   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很是吓人,头上的血一定流了很多,我能感觉我的半边
脸都紧绷的难受,我想一定是血迹干了以后的血痂还留在脸上的缘故。双手上被
玻璃割伤的地方可能加为刚才开门的时候用边太大吧,现在又开始流血了!   「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做什么?」我冷冷的说道。   「峰,疼吗?」妻子走进门来,伸手向我的脸上摸了过来。   我推开了妻子,她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怎么!你的小情人肯让你回来了?」我转身坐到了沙发上,狠声说道。   妻子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更没有去找他,我真的只
是出去走了走!」   「出去走了走?」我怒极而笑,站起身指着妻子怒吼道:「出去走了走就是
一个多星期?电话一个多星期也不开一下,谁知道你他妈的是不是和那个小白脸
还有他的朋友混在一起?你到底要给我戴多少绿帽你才肯甘心?你到底要这个家
成了什么样才甘心?」   妻子坐在地上不说话,只是小声的抽泣着!   「妈的,你知道不知道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心里的感受?」我冲着妻子
怒吼着:「你有没有想过你做的事情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想过没有?」   我冲着妻子一声声的怒吼着,而妻子只是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声抽泣着,
也不说话。   「可怜我在发现你的事情的时候,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该要如何的原谅你!该
要如何的挽回你!我他妈的真傻!我他妈的真傻呀!呜呜……」我怒吼着,狂叫
着,因为我已经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   从发现妻子出轨到现在,妻子已经给了我太多的惊喜!长时间以来的担惊受
怕终于成为了现实,父母和女儿终于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虽然我并没有告诉他
们事情的真相,我我想这件事情不会被隐瞒多久的!我无法相像父母在知道妻子
的出轨淫乱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无法相像女儿在知道我和妻子离婚的真相后
会给女儿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根本不想要他们知道!只是,我做不到不能让
他们知道!因为他们一定已经从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和妻子的反常之中发现什么,
甚至我今天晚上对父亲的失控,我想在父母冷静一段时间后,他们也一定会有所
查觉吧!   「你有没有想过女儿知道这事情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想过吗!」   「你有没有想过父母知道在知道这件事情后会发生什么吗?你想过吗!」   「你有没有想过你做这种事情会让这个家再也不复存在的!你想过吗!想过
吗!」   「亏了你还口口声声的说是不能没有我,不能没有妞妞,不能没有这个家,
可是你又作了什么?难道不能没有我们就应该这样的对待我们吗!」   我不知道我都在说些什么!因为到现在,我说话的时候,早已没有了逻辑,
有的只是愤怒,有的只是发泄,有的也只是对于妻子的恨!   妻子早已坐在地上大声的哭泣了起来,她的头伏在臂弯处,不停的耸动着双
肩。   「你不是喜欢被玩吗?你不是喜欢被绑吗?你不是喜欢被干屁眼吗……他能
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我今天就满足你!大大的满足你!」妻子的沉默进一步激
化了我的怒气,我不禁想到她在我的面前多会都装的那样的高贵,端庄。而背着
我却又是那样的淫荡,如果不是我偶然发现了她的出轨,也许我还不知道她的那
淫荡而又下贱的另一面吧!   我拿出了那两个装满了淫具的袋子一个是涛留在宾馆里的,一个是静留下的
将它们放到了沙发上,冲着妻子大喝道:「过来,你这贱货!」   妻子颤抖着抬起头,眼眶里满是泪水,慢慢一点一点的向后挪动着:「峰,
不要!不要这样!我不要!」   妻子的拒绝使的更加的恼怒:「妈的,你的那个变态的小情人能玩。为什么
我不能?说!你他妈的给我说!」说着,我从一个袋子里抽出了一个鞭子,使劲
向妻子抽了过去!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计程车司机】(01 下一篇:【公车情缘之记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