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同学的男友_校园情色_

同学的男友_校园情色_




>传闻中的男子汉

会考就快到了,还有很多参考书未读,一想到下星期的预备试就到了,我真想死掉好了.

这个星期天,我跟同班的男朋友小黑相约到自修室温习.他为甚麽叫见小黑*就是因为他不爱读书,终日只爱留连在篮球场上,所以日子有功,就练得一身又黑又实的身型.

差点也忘记介绍自己,我叫糖糖(因我姓唐),今年十七岁,跟小黑一样是文科班的学生.相对小黑的高大身形比较,我可算是娇小玲珑了.我的身高约五尺三寸(其实还差半寸),但身材总算应大则大,应细则细.我有时也会跟小黑抱怨自己的胸脯生得太过丰满,走一整天便常常弄得腰酸背痛(其实是我不爱做运动吧),但他反而常拿我的身材来取笑,整天「大奶老婆」前,「大奶老婆」後的叫我,气得我哭笑不得!

刚好这天是我们一大班同学都齐集到自修室,为的当然是交换手上的笔记,还有互相研究考试的题目.我们一大班人就团团围着班中一对高材生的小情侣,也是我们公认的俊男美女----国浩和美仪.

「哗……!你两个怎麽会整理了这麽多笔记啊*到现在才见到你们,我怎可以记得那麽多啊*」我看着他们一叠又一叠整整齐齐的资料,不禁叫起救命来.

「糖糖你拍少一点拖,总可以看得完这些笔记的啊!」美仪就是最喜欢拿我和小黑来取笑.

「我就不信你们不拍拖啊!我听人说你们整天躲在家里温习,我看你们是躲起来亲热才真啊!」

「你你衰呀!」美仪和国浩都即时脸红起来.那也难怪,小黑曾跟我说过国浩那话儿有着过人之处,这是他们一班男在上游泳课时发现的,若果传言属实,那美仪一定爱死他了!

我们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最後美仪都被我们烦得透不过气,最後唯有嚷着要回家温习.国浩听见女朋友要走了,便说要送她出去,而我们则返回自己坐位,拿着他们的笔记死抄起来.

「老公啊……那麽多笔记怎样抄啊*」

「那不如我们拿出去影印吧!」

「好主意!但我要你去印吧!」

「唉……你就是这麽懒的.那你等我来吧!」

小黑出去後,我也没有心机温习,便乘机去洗手间走个转好了.正当我走到洗手间附近,突然隐约听到後楼梯传来一点声音,我好奇的走过去,静静推开防烟门,竟见国浩和美仪就躲在楼梯的转角处亲热起来.

「噢……老公……不要这样……你……你弄得我好想要啊……」

「谁叫你要捉我进来呀*」

「人家只是……只是想亲你一下吧……」

「但你弄得我妱辛苦啊!」

「喔……我怕……有人会看见啊……」

「那你就亲它一下吧!」

「你好衰呀!」

我突然看见美仪就伸手到国浩的裤裆上,动手拉下他的拉链,然後一手把他的肉棒拿出来握在手中.果然,国浩的肉棒真的大粗又长,美仪的小手根本就只能握到一半也没有.

「快就亲它一下吧!」

美仪红着脸的就蹲了下去,一囗便含着他的大龟头吻了一下,便又站起身来说:「那好了吧!快收好它啊!」

「那好吧!考完试後我可要好好的干一次啊!」

「那你要答应我考得好一点啊!」

「我才不会输给你的!」

我见他们正想朝这里走上来,我马上再走高一点躲起来,直至他们离开了,我才走出去,可是我的心一直跳得很急,这可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其他男生的肉棒,而且还是这麽粗壮的一根肉棒!

当我去完洗手间後,小黑已坐在那里等我.

「你去了那里啊*」

「我去洗手间罢了!」

「我把笔记还了给国浩,既然我们都覆印了一份,不如回家才看吧!」他一面说,一面就把手伸到我的大腿上.

「你要回你自己的家*还是要上我的家啊*」我心里早就知道他另有企图.

「那当然是你的家吧!」他的手又不规举的越摸越上,既然我都有点想要了,就依家所言的干吧!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桌面上的东西收拾好,就拖着他离开自修室.

由於我是家中的独女,父母又出外工作,距离他们下班回来可还有很多时间.小黑一到我家,便像色中饿鬼般缠着我,不消一会,我便被他脱个清光,并抱到床上去了.

「老公,等等啦!我想洗完澡啊!」小黑一边脱着裤子一边说「还要等*我等不及了……」我看到他如此性急,不禁就笑了出来.我反客为主的把他拉下来压在床上,俏皮的握着他的肉棒套弄起来.

「老婆……不要弄了……快给我吧!」

「反正有的是时间,我倒要看看你难受的样子!」

小黑这下可忍不住了,便化主动为被动,坐起身来扶着我的纤腰,让我跨坐在他的身上,而肉棒就正好顶着我的小嫩穴上.他的龟头已沾满了我下身流出的粘稠黏液,他顺势用龟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阴唇,稍用力一顶,龟头已撑开两片稚嫩的唇瓣.这突如其来的快感,使我的娇躯一软,便忘情的沉坐下去,肉棒便应声挤进我紧窄的小穴里.

「噢……」我的眉头一皱,小黑就不要命似地狂抽猛顶起来,插得我花心乱颤,下体阵阵麻烫,而我饱满浑圆的乳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晃动.

「啊……老公……噢……」她闭上眼睛,囗中开始发出娇婉的呻吟来.小黑看着我不断晃动的美乳,就忍不住的伸手握起来,还忘情的又搓又捏,十根指头都陷进我的嫩肉里去.但正当我浑然陶醉在飘飘欲仙的性爱快感时,他突然大叫起来:「啊……老婆……我不行了……」

「喔……不要……我还未……」我还未说完,他就猛颤起来,我感觉到他就在我的小穴里射精了!」

我有点不舍的再扭着屁股,但体内的肉棒已开始软掉了,就算我如何再努力,它仍是越缩越小,最後更滑了出来.

「对不起啊!你夹得我太爽了!」

我没好气的回应他,就转过束坐在他一条大腿上,让小穴倒流出来的精液,涂抹在他的腿上,然後就站起来走到浴室里去.

从花洒头喷射出来的冷水打在我的身上,但仍不能消退我体内的慾火,我不禁想起刚才看见的国浩,恨不得把他抢过来,取代我这个不中用的男朋友. # # # # # #

引诱行动

这一晚,我在床上反反覆覆的造着同一个梦,就是国浩赤条条的趴在我身上,一手握着逐寸逐寸的插进我的小穴里.当我一觉醒来,我的内裤竟已不知去到那里去,而我的小穴更是湿成了一片,莫非我昨晚一面造着春梦,一面把手放到小穴上自慰起来*

由於睡得不好,当我照着镜时,发觉自己一脸没精打釆的难看,但当我想了一想後,就决定要好好打扮一下.我先致电给国浩,告诉他我在笔记上有点不明白,想约他去自修室讨教一下,然後马上打开衣柜,选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和短裙,又故意扣少两棵钮子,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确认了自己的自信後,就挽着书包去自修室.

国浩早就在那里为我留了位子,他一见到我便眼前一亮,那当然的,我上身的衬衫紧紧的把我丰满的上围突显了出来,躺开的衣领,更露出一道清淅的乳沟;下身穿着贴身的短裙,不但把我的小屁股包得又圆又翘,雪白修长的美腿更豪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眼前.

当我坐下来时,我就看见他的裤裆已撑起一座小山丘来,我心里就已在暗笑,因我知道这一步已成功了.

我借故拿着笔记搳着各处祥细的提问,他都很有耐性的指导我,还说我只要跟着他圈出来的重点背下去,我一定可以合格的.我当然乘机把身体靠向他,要他每天也陪我温习,他竞吞了一囗囗水,就连忙点头答应.

之後我们各有各的去温习,但我就发觉他常借故偷望我的身体;可能他也看得很兴奋了,但又怕我发现他份丑态,於是把双手也伸到腿间,又大腿拼命的夹起来.

到了吃饭的时间,我跟他走到附近的快餐店起饭.我又坐在他身旁,准备开始我下一步的行动.

吃完饭後,我拿着一支樽装的鲜奶喝起来,但就扮作不小心把鲜奶倒到身上.

「啊……!」他见我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马上就拿出纸巾给我.我拿着纸巾在胸囗上不停的抹,但鲜奶就已从我的乳沟流进去,我就扮作不经意的拉开衣衿,伸手进衬衫里抹下去.这时他的双眼,就目不转睛的盯蓍我的胸脯上.

「怎麽办*弄到一身都是鲜奶了……」

「你……你快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吧!」

「不行了!我的衣服都沾上了,你就陪我回家换衣服吧!」

「喔……为……为甚麽要我……陪你啊*」

「人家弄得这麽尴尬,你不陪着我,我会被人看光啊!」

「嗯……那我陪你吧!」

於是我又扮作尴尬,用手挽着他的手臂,把他拉到胸前来掩着我的酥胸.我想他一定感觉到我乳房的弹性,我就是要看看他能忍耐到何时*

回到家里,我就要他到我的睡房等我,然後我就走进浴室洗澡.我故意用最新买回来的香氛浴露来洗澡,尽量让身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当我穿着睡袍走回房间时,竟见他在我的床上拾起我的蕾丝乳罩来把弄.没料到我一时大意乱抛衣服,就被他拿到手上.我见他还未发觉我就在身後,便走过去叫他一下.

「喂!很好玩吗*」他知我突然出现,吓得马上把乳罩掉在地上.

「哎也……你弄污了啊!」我正要俯身去拾起它,怎知睡袍胸前的衫钮就突然脱开了(先旨声明,这不是我故意的),完全已没有承托的乳房就即时脱颖而出,害我马上用手交叉在胸前.

「喔……糖糖……你……」他有点不知所措,但我就双眼一红,吓得他马上伸手来扶住我.

「是你……是你害我的……」

「对……对……不起啊……」我乘机扑进他的怀里,一对丰满的乳房就压在他的胸膛上.原本他早就挺硬的肉棒,现在被我再刺激下,更是硬得不停蹦跳起来.我故意再加两钱肉紧的用小腹压着它磨擦,他终於被我弄得心跳急速,双手也不受控制的放在我的腰上.这时我抬起头,用哀怨的眼神望着他,他犹疑了一会,就用嘴巴印在我的柔唇上.

我成功了!他终於拥着我热烈的跟我亲吻.他的吻充满了野性,舌头一开始就伸到我的嘴里,不断追缠着我的香舌,他的双手也从我的腰间滑落,用力抓在我浑圆的屁股上,还不断用力把我拉进他的身上,让我的小腹重重的压在他的肉棒上.

他吻得我天旋地转,竟就在不知不觉间,我的睡袍便被他脱到地上来.我有点呆着不懂反应,看着他在我面前一件一件的脱去衣服,很快的,他跨下那根让我朝思梦想的大肉棒就挺立在我面前.

「噢……国浩……」我扮作害羞的不敢望他,他就伸手往我的纤腰一揽,让我整个人倒进他的怀中.我轻微的挣紮一下,嘴里直喊说不要,但他的右手却已伸到我的胸前,握住我浑圆雪白的乳房轻轻的搓揉.

「啊……国浩……不要这样……」我的说话已有点轻喘了.「噢……啊……国浩……不……不能这样啊……」我虽这样说,但心里就不想他住手.幸好他已慾火攻心,右手的柔搓幅度愈加越大,我的呼吸就更是喘过不停.

我在他的刺激下,嘴巴已不禁嗯嗯啊啊的轻轻呻吟起来.乳尖上那粉红色的乳头,已经被他弄得变硬了.他一边抚弄着,一边又把我身上仅余的小内裤也脱下来.

「国浩……不要啊……」我还未说完,他就把我抱到床上,然後也躺在我身旁,伸手拉开我的右腿,便把手伸往我的腿间,轻轻抚摸着我早已湿润的小穴上.

「啊……!」我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的手势很熟练,只有小穴上轻轻一摸,他的中指就按下来,把我两片粉嫩的唇瓣分开,便对着我敏感的阴蒂按了下去.他这样直接的刺激,小穴里的淫水就大量分泌出来,他就乘时把中指插进我的小穴里.我已兴奋得有点失控,只能紧紧的抓着他结实的手臂,张开小嘴就呻吟起来.

他果然是个天生的性爱高手,才一会儿,我竟被他弄出了一次高潮来.

「啊……国浩……放……放过我吧……我无力了……!」他望了望我的下体,看到它已湿得不像话来,似满意着自己的杰作,向我报以一笑,然後又爬到我的腿间,想作下一步行动.

「国浩……不要这样……我是小黑的女友啊……!」

「但你真的太诱惑了,我也很爱你啊!」

「怎可以啊*」

「你看看你弄得我好兴奋啊!」他一面说,一面拉着我的手放在他的大肉棒上,它真的胀得青筋暴现,暗红色的大龟头更是棱角横张,状甚吓人.

「喔……国浩你……你的……好粗啊……!」

「那要放入去吗*」他已把肉棒拉到我的小穴前面,用龟头磨擦着我仍很兴奋的阴唇上.

「噢……不……不要……你太粗了……我受不了啊……!」我越是哀求,他越是加快磨擦的动作,把我小穴里的淫水已不受控制的涌出来,还沿着股流到床单上了.

「喔……求求你……不要再引我好吗……*」他真的弄得我很痒,好想他马上就长驱直进,填补我小穴里的空虚;但我握着他的肉龟,又真的大粗太大了,我开始有点後悔去引诱他,弄得我如此田地.

我的心虽有点害怕,但我真的慾火焚身,理智已开始敌不过我的慾念,在潜意识下,我已把双腿尽量的张开,双手就握着那火热的肉棒,慢慢烙入我的肉缝里.

「喔……嗯……嗯……」我咬实牙关的承受着他的进入,硕大的龟头已把我的阴唇撑开,并陷进我的小穴里去.

「噢……!」他也兴奋得轻叫了一声.然而我的小穴从未接受过像他这般粗大的东西,加上我也很紧张,小穴的肉壁就紧紧的箍着他的龟头,使他不能再寸进.

他也发觉我有点进退失据,便把我的手拉开,放在他的腰间,然後就重新主导,先把肉棒缓缓的拉出,又慢慢的插入来.如是我退後少少,再插入多一些,我忍不住的又伸手去探一下,原来已有大半根肉棒已插了进来.

他体贴我让我适应一下,双手就伸过来抚弄我的乳房,又伏下来吻我的粉颈,使我渐渐的又有需要了,就用手扶着他的屁股,暗示他可以动起来.

他的抽送是温柔而缓慢,但他伪肉棒真的很粗大和坚硬,只是轻轻的移到,我的感觉就已震撼得受不了.我尝试撑起上身去看一下我们交接着的地方,才发觉我的两片阴唇而兴奋得有点发胀,但随着他有节奏的抽送,两片唇瓣就被肉棒不停翻进翻出,我才惊觉自己已完全被他占有了.

他开始加怏动作,力度也渐渐变得刚劲有力.我强忍着亢奋,承受着他大幅度的抽送,只听到下面的淫水被击出「卜滋……卜滋……」的声音,我终於忍受不住的要大声呻吟起来.

「啊……国……国浩……我……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插我……大力的插我……啊……」我不知是否说错了甚麽,他一听我这麽说,竟就捉着我的大腿,发力地按着我狂抽猛插起来.可怜我被他豪不留情的全根直插到小穴的深渊,我不但感觉到我的子宫也受着他猛烈的撞击,甚至连他的阴囊也拍打在我的小穴下面,我真的受不了这样震撼的刺激,高潮便一浪接一浪的涌出来.

我终於被他弄得昏死过来,我不知道这个过程维持了多久,但就知道他已在我的小穴里射精了.

「你……你……弄死我了……」

「我……我才不会……要你……死掉啊……」

「你那麽……励害……我真的……真的受不了啊……!」我忍不住的揽着他吻起来,说真的,我真不想他离开我,甚至分开一点也不愿意.结果他这晚就偷偷的躲在我的房间,而我们就像偷情般大干了一整晚. # # # # # # 很快就到了模拟考试的日子,由於我有国浩一直陪着我温习,又不时鼓励我用心去应付考试,我终於第一次感受不到考试的压力,甚至很有自信的可以取得合格的成绩.

当考完最後一科後,原本我约好了国浩上来我家,怎知美仪突然捉着国浩,说妈妈想叫他回家吃饭,国浩无奈的偷偷跟我苦笑一下,便被美仪拖着手离开.我看着他们一副恩爱的背影,心里就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既然国浩不能陪我,唯有退而求其次的找回我的正印男友.

「喂,老公,我们去那里啊*」

「我好眼训,想回去睡觉啊!」

「你只猪头,睡少一点陪我不可以吗*」

「我昨晚温习到差不多天光,现在真的好想睡啊!」

「那你上我家一起睡好吗*」

「唉……有你这个小淫娃在我身过,我看我想睡也睡不了啊!还是回家好一点!」

「你个死猪头够胆就再说一次*」我真的有点愤怒了.

「我说我不想被你这个小淫娃搾乾搾净,我宁可回家睡觉好了!」

「死黑炭头!你说我淫娃,我就出去找男人陪我!」

「你找到才算吧!真的不讲理啊!」小黑说完就转身离去,气得我双眼一红,斗大的眼泪也掉了一来.

「喂!糖糖,干吗又跟小黑吵嘴啊*」原来同班的康少一直站在我身後看到了一切.

「呜……我没事的.」我一面饮泣,一面用手擦着脸上的眼泪.

「不如我陪你去唱K吧!你可是我们班里的K後啊!」

「康少……」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就跟着他朝学校附近的卡拉OK走去.

一到了卡拉OK房,我便被一大批新歌吸引过来.我第一时间点了很多新歌,便忘形的拿着咪唱起来,而康少则叫了一份午餐,还点了两罐啤酒.

我一唱便无法停下来,而他就坐在我身边,欣赏着我的个人演唱会.过了差不多一个钟後,我就唱得喉也乾了;我想拿点饮品解渴,但眼前所见的就只有罐装啤酒.

「那麽早就要喝啤酒了*」

「有甚麽关系*酒能解千愁嘛!」

我虽没有再不开心了,但在没有选择下,唯有拿起来喝吧!

「你也不要闷闷的听着我唱歌吧!来……我们一起名唱好吗*」

「嗯.」

我又插了一列合唱的情歌,然後就各自拿着咪就大唱起来.可能合唱的气氛影响下,康少就顺势把左手伸过来放在我的左肩上,而我也就小袅依人般靠在他的肩上.

我们一面唱,一面饮,把啤酒喝光了,便又再点了半打再喝,终於我也有点内急了,就趁中段时站起来去洗手间.

「嗯……」我突然有点头晕的感觉,康少想过来扶我,但我说不用了,就带着醉步走了出去.

好不容易的才走回房间,正当我想坐回沙发上时,我突然被咪线拌了一下,整个人就跌坐在康少的大腿上.

「糖糖你怎麽了*」康少揽着我问.

「我没事.」我故作振定的回答.

「那还可再饮吗*」

「喔……当然可以!」我便又弯身去拿起一罐啤酒喝了两後,整个人又摊软的靠向他身上.

「来……我们继续唱!」於是我就继续坐在他的大腿上再唱起歌来.原本我是侧身坐在他的大腿上,但後来就变戌背着他坐.我渐渐感觉到屁股下面有点硬硬的东西顶了上来.

「喂……你拿开支咪吧!」

「我……支咪在手上啊!」

「喔……是吗*」我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唱下去.

终於到了一首强劲的快歌了,我坐在他的大腿上又摇又扭的唱得很投入,但他渐渐就接不上来,还索性把手上的咪放在旁边,双手就环抱着我的听着我唱歌.然而,他的双手很快就被我不停晃动的酥胸吸引过来,先是从下托着我的乳房,继而就一手一只的握着我它们抓捏起来.

「喔……你箍到我唱不到了……!」

「那要我帮你解开吗*」

「不是啊……」

他没有理会我的反对,就拉开我身後的拉链,就从裙里解开乳罩的扣,「卜」的一声,乳罩就松了开来.

「噢……不要啊……」他当然没有理会我,还用熟链的手势,把乳罩的肩带也穿过双手,整个白色的乳罩就被他拉在手上.我连忙双手掩胸的抗议说:「快还给我!」

「那麽性感的乳罩已是我的战利品了!」

「不行……快还给我!」

「我不只要你的乳罩,我还要你的小内裤啊!」

「啊……不要啊!」我想跳起来逃走,但他就把我拉回来,把我按在沙发上,双手就伸到我的裙里强拉我的内裤,我跟他角力了一会,还是抗拒不了他,白色的小内裤就被脱到他手上,他就如获至宝的拿到鼻上去猛闻.

「你好变态啊!」

「再变态一点还可以啊!」

「你……你再过来我就要走了!」

「你的乳罩和内裤都在我手上,你敢走*」

「你……你好过份啊!」

「哈哈……我今天就吃硬你这个小淫娃了!」

「我有点害怕他会侵犯我,便伸手去背後拉回拉链,并马上拾回书包要奋门而出;康少正想站起来追赶我,但正好一个服务生走进来要执拾房间,我就乘时走了出去,并朝卡拉OK的大门走到街上.

没料到外面竟下着大雨,还有吓人的雷声从天而来,但我就不理那麽多,一直冒雨跑到一个公园的凉亭里缩在一旁.我的泪水不禁夺框而出,从遍布雨水的脸流到颈上.

我全身都湿透了,冰冷的雨水使我全身发抖,我无可依靠之下,就拿起手机致电国浩:「国浩……我是糖糖啊……你可否过来陪我……我好害怕啊……」

「糖糖*甚麽了*」

「我差点被康少他……呜呜……」

「你在那里*快告诉我!」

「我……我在学校附近公园的凉亭啊……」

「好!你不要走开……我马上就过来!」

他挂了线後,我独个儿在昏暗我凉亭里缩在一角.横吹而来的雨水仍打在我的身上,使我冷得不停发抖,但我就是不敢离开半步,彷佛这里就是我的避风港囗.

过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我终於见到国浩冒着大雨跑过来,我一见到他,就忍不住的跑出去抱住他.

「糖糖你没有事吧*」

我没有回答他,便一囗吻在他气吁吁的嘴巴上,两个人就在大雨下激烈的拥吻,彷佛时间也停顿了下来.

「喔……我们返回凉亭吧!」国浩轻轻推开我,便一手把我拉进凉亭里.当他看见我全身湿透的校服裙下,竟清楚地看到圆浑的双峰,还有凸挺的小乳头,便睁圆着眼睛问我:「糖糖你……怎麽没有穿乳罩啊*」

「我……我的……乳罩和内裤都……都被他脱了……」

「那你没事吧*」

「没有……我独个儿从卡拉OK里跑了出来,就致电给你了!」

「那就好了!吓死我了!」他又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我感觉到他的心跳得很急,还有他的裤裆里也有了生理的反应.

「是你不理我,我差点就被康少强奸了!」

「我怎会不理你*我是爱你的啊!」

「谁叫你只陪着美仪,把我掉在一旁啊!」

「我……我只是跟她家人吃饭吧了!」

「你没有跟她……*」

「没有啊!没有啊!若我有跟她……我就被雷公打死好了!」

「死傻佬!我知你没有了!你的小国浩都告诉了我吧!」我一面说,一面伸手握着它把弄起来.

「喔……你……你弄死我了!」

「我才不要你死!我要它啊!」

「在……这里*可会给人看见啊!」

「那我们都花槽後面吧!」

「但外边下着雨啊!」

「那不是更浪漫吗*」国浩犹拟了一会,就把我们的书包都放在凉亭里,然後拖着我躲到旁边的花槽後面,他冒着雨在在湿湿的石椅上,而我就蹲下来拉开他的裤链,把他那挺硬的大肉棒拿出来握在中.

「国浩……若我真的被康少强奸了,你还会要我吗*」

「不要胡说!我才不会要你被伤害啊!」

「那若是我自愿给了他呢*」

「我不会相信!我知你只会愿意跟我造的啊!」

「傻瓜!」

我站起来拉高裙脚,就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一手握着他的大肉棒,来回磨擦我彷似被火烧烫的阴唇.我的小嘴已按奈不住的发出娇媚的声音,胸前两团软肉靠在他的嘴唇上,使他激动地揍上来,带点粗鲁的隔着薄薄的校裙亲吻.虽然狂野的动作令我感到些许痛楚,但这种独有的痛楚却又有如洪流澎湃的热浪,为我带来一波波的快感.

我以半蹲的姿势,一手紧紧地捉着他粗长的肉棒,将他光滑的大龟头对准蜜穴的入囗,两只手指微微掰开闭起的阴唇,然後慢慢将身子向下沉.

「噢……好粗啊……」硕大的龟头缓缓的陷进我的小穴,把我塞得好胀好满,一阵充实的感觉随着硬物的进入逐渐扩大增强,令我原本痕痒空虚的阴道得到慰藉安抚.

和小黑比较起来,那实在是舒服得多.可能是第一次在公众地方偷偷的造爱,在这一刹那,我竟然感觉到一种不曾有过的兴奋,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我一点一点的坐下,直至两片阴唇完全贴在他根部的底端,「啊……国浩……你好长……好硬啊……」我已坐在他的盘骨上,享受阴道被撑开塞满的快感.

「糖糖……你……你紧啊……」

「都是你的……太粗了!」我微微一笑,身体再次抽起,阴壁与肉棒的磨擦形成了强烈的快感.我已不由自由的再向下一沉,把整根肉棒都吞噬进去,便双手抱着他的脖子,
让屁股开始大幅度地上下摆动.

「啊……国浩……我爱你……我……我要你……狠狠的干我……噢……」他彷佛明白我的心意,就抱住我浑圆的小屁股,双手用力的推着我前前後後的扭动起来.我们开始忘情的交合,也理不了这是在随时有人出现的公园角落,也理不了雨点越下越犬的淋着我们,便用力的挺动,大声的呻吟,竟就在这万般刺激的环境下,高潮一浪接一浪的涌出来.

我们在这里干了差不多半个钟,直到国浩也忍不住的在我体内射精了,才依依不舍的站起来整理衣服.我见现在都快午夜了,我想家人都睡着了,我就要国浩陪我回家,静静的一起到浴室洗澡,便又躲进房间大干一场.

第二天醒来时,我和他竟不约而同都冷得有点感冒了,还有点发烧的迹像,但我们赤条条的躲在被窝里,又忍不住的大战了两个回合,忘形的又弄得全身冒着大汗,感冒竟又不药瘉了.

上一篇:与大学同学还有她同事,在南宁大歌星3P 下一篇:[连搞学妹、女友和学姐][完]_校园情色_